网站首页 >兔子养殖 > 文章

共享单车集体涨价背后:从热门风口沦为巨头的入口工具 品途商业评论

共享单车集体涨价背后:从热门风口沦为巨头的入口工具  品途商业评论

显然,ofo的发展并非像朱啸虎预想的那么简单和美好,随着摩拜及几十家共享单车品牌的入场,这场“战争”并没有在3个月内结束,而是演变成了共享单车背后的资本博弈。

截至2018年3月底,ofo先后经历了从天使轮到E2-1轮9次融资,融资总额亿美元;摩拜从2016年4月在上海上线第一辆车到2018年4月被美团收购,也完成了6轮融资,融资总额近11亿美元。 摩拜和ofo之外,早已“寿终正寝”的单车品牌在前期都拿到了投资者的钱。 小蓝单车A轮融资4亿元、小鸣单车B轮融资数亿元、骑呗单车A轮融资1亿元......“风险投资给你钱,就是让你去买用户的。 但是,买用户是很容易的,怎么把用户留下来,留下来多少,你需要想清楚”,朱啸虎曾隐晦的说明这轮资本狂欢背后的内在逻辑。 为了提高用户占有率和留存率,拥有资本加持的共享单车企业在疯狂铺量和价格战的路上蒙眼狂奔。

2017年1月11日,ofo宣布启动“2017城市战略”:以“一天一城”的速度,在10天内密集进入11座城市。 戴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7年春节之后,ofo将会把覆盖城市数提高到100座城市以上,目前单车产能已达到竞争对手的十倍以上。

截至2017年3月份,ofo一共覆盖46座城市,而摩拜也进军了33座城市。 除了铺量占市场外,ofo、摩拜等众多共享单车品牌还掀起一轮免费骑、红包车等“价格战”。

2017年2月23日,摩拜单车用户陆续收到“2月24日-26日3天全国免费”的信息提醒,不到半天的时间,ofo就向用户发出“即刻起至2月26日24时,全国小黄车免费骑”的通知。 为了提高用户的存留率,摩拜和ofo又陆续发起了“补贴大战”。

2017年3月初,ofo推出“任性特惠充值最高返现100%”活动,用户在ofo中充值20元将得到25元,充值50元将得70元,充值100元得200元。 摩拜的优惠力度不亚于ofo。 2017年3月初,不少摩拜用户都收到了“充值20元将多得10元,充值50元多得30元,充值100元多得110元”的优惠活动提醒。 “补贴战”的效果立竿见影。 据比达咨询发布的《2017年第1季度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2017年第1季度,ofo在共享单车领域用户渗透率达到%,摩拜单车的渗透率为%,其他共享单车品牌的市场占有率仅为%。 几轮免费和红包活动为ofo和摩拜积累了大量的用户,同时也PK掉了共享单车的小玩家。

2017年6月起,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等共享单车品牌就因为车辆被盗或者资金匮乏等相继退出市场。 如果说”免费骑”和“补贴战”是为了留住用户,那么后来共享单车品牌掀起的无门槛免押金模式则是新一轮“圈用户”的开始。

2018年1月25日,滴滴自有共享单车品牌青桔单车在成都市区上线,成都用户可通过滴滴骑行小蓝单车、青桔单车以及ofo小黄车,前两者可支持免押金骑行。

2017年7月开始,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杭州、成都在内的众多一、二线城市都已出台了“限投令”,滴滴为何会选择在政策收紧的情况下推出自己的共享单车品牌、且推出免押金骑行?“滴滴在内部孵化自己的共享单车品牌,刚开始是为了制衡ofo,多一个与戴威谈判的砝码”,有业内人士对《深网》表示。

青桔单车推出时,离滴滴“派驻”的高管被离职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在这两个月里,ofo和第一大机构股东滴滴的矛盾公开化,除“请走”滴滴管理团队外,戴威开始拉拢阿里进入董事会,以制衡滴滴在ofo的话语权。

滴滴则在这两个月内敲定了对小篮单车的接管和青桔单车的推出。

青桔单车推出免押金骑行彻底打开了共享单车押金模式的缺口。

哈罗CEO杨磊解释:“免押金可以消除用户的押金顾虑、提高用户体验”。

但也有业内人士对《深网》表示,当单车投放的数量规模不断扩大时,每辆单车对应的押金用户数在持续降低,在边际效益递减的效应下,单车租赁公司的成本压力会越来越大,用户增长也会越来越慢。 免押金模式至少可以在短时间内快速积累新用户,这是争夺新用户的又一个开始。

真正的转折点在于摩拜和ofo合并的失败。

过去的10年,可以说是中国风险投资最野蛮的10年。 资本已经轻车熟路,擅长打造独角兽。 如今他们更在乎的是十倍、百倍来加速这个过程,形成一套成熟的模式:烧钱→竞争对手洗牌→垄断市场→合并→估值越来越高。 赶集、58,美团、点评,滴滴、快的、Uber......一套已经被证明行之有效的造星手段屡试不爽。

只是这一次,碰上了偏执的戴威。

共享单车上半场经历了“烧钱”和“站队”后,摩拜和美团却合并失败,最终摩拜卖身美团,ofo则走在破产边缘。 一些摩拜的股东在接受《财经》采访时称,他们曾寄希望摩拜走滴滴的道路,即在巨头博弈中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 但摩拜的最终归宿证明,单车作为一个独立生态存在的可能性未被验证,其只能依附于大的生态,成为大平台中的一个重要场景。

ofo深陷泥潭、摩拜“卖身”美团、滴滴的“亲儿子”青桔单车正努力向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布局,而专注于二三线城市的哈罗单车在蚂蚁金服和复星的扶持下迎头追赶,成为共享单车领域的“黑马”。 共享单车市场从原来的“双巨头”变成了“三足鼎立”,成了资本方出行、消费、支付场景的入口。

上一篇:信诚中证智能家居指数分级A(150311)基金经理 下一篇:RIVIAN发布电动皮卡R1T露营版 变身移动厨房